府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府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10家石化企业围集杭州湾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45:05 阅读: 来源:府绸厂家

210家石化企业围集杭州湾

      中国页岩气网讯:根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杭州湾地区分布了六家集中发展化工产业的工业园区,包括上海化学工业区、上海精细化工产业园区(即上海金山第二工业区)、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大榭开发区。

     在这六大园区内,有超过210家化工企业,每年化工产品产量超过1500万吨。而这个统计数据中,尚未包括与这些大型的化工园区相配套的,数量更多的小型化工园区以及与化工厂有着类似环境风险的印染、电镀等企业。

     按照2003年公布的《环杭州湾产业带发展规划》,仅浙江省环杭州湾的石化产业集群销售就将超过2500亿元,成为国内“有重要影响的石化制造中心之一”。

     而与这些数据对应的,是杭州湾生态系统恶化的现状。《2009年浙江省海洋公报》得出的结论称,连续六年的监测结果表明,杭州湾生态系统仍处于不健康状态。

     公报认为,杭州湾生态系统处于不健康状态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河流携带大量营养盐进入杭州湾海域,及沿岸众多入海排污口所带来的“庞大而复杂的污染物”;另一方面,就是在“杭州湾大桥”经济的带动下,随着杭州湾产业带的逐步形成,围海造地需求不断增长。

     而这一切最终导致的结果,是杭州湾海域生物多样性下降,浮游植物群落结构趋向简单,底栖生物匮乏,潮间带自然生境遭到破坏。

     与此同时,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发布的《2011东海区海洋环境公报》亦指出,东海区的54个重点入海排污口中,32个入海排污口的邻近海域环境质量受到排污的较重或严重影响,占总数的59%。

     东海分局虽未在公报中公布排污口位置,无法判断排污口是否位于杭州湾,但可以判断,排污口超标排放对海洋环境造成影响已非普遍现象。

    《2011年浙江省海洋环境公报》中数据,亦对这一判断进行了印证,根据2009年的监测结果,浙江省32个入海排污口中,有85.7%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标排放。而12个重点陆源入海排污口中,95.3%的重点入海排污口邻近海域不符合所在海洋功能区环境目标要求。

     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综合毒性风险较大的排污口多为工业型和混合型排污口”。

     叶瑛认为,目前海洋公报中公布的主要污染物质——营养盐对海洋环境的影响未必是绝对负面的,“适量的营养盐带动藻类适度的增加不一定会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但是如果是重金属或者难以降解的有机质,那将会造成绝对负面的影响。

     事实上,叶瑛所说的,会对海洋环境造成绝对负面影响的污染物,已经在杭州湾沿岸海域环境中出现。上述公报对嘉兴、舟山两个重要的杭州湾沿岸城市的沿岸海域环境质量进行了综合评价,评价结果显示,石油烃、铅、镉、砷、总汞、滴滴涕在两个区域均为主要污染物。

     叶瑛认为,这样的污染物应该与工业污染有关。“纯粹的生活污染和农业面源污染可能造成就是富营养化,营养盐可能偏高。”叶瑛解释说,“如果是工业污染可能造成的污染就是多方面的,包括重金属和这些难以降解的有机质。”

     化工沿海布局的限定词

     就杭州湾而言,其临海工业布局已远远地超过环境容量。

     尽管如此,化工企业的临海布局仍在继续。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海金山石化的选址开始,海洋逐渐成为化工企业重要的落脚地。

     华东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陈振楼曾参与过当年金山石化的选址。他认为,临海的岸线资源是大型的石化企业进行临海选址的最为主要的因素。“大的企业需要大量原材料和产品的运输,需要有自己的码头。”陈振楼说。

      叶瑛亦认可这样的说法,他同时指出,将化工企业建在临海的位置,也缩短了重化工的化工原料运输的距离,降低了由于陆路运输引发的污染隐患。“同时,关停内陆地区的小企业,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建立大型的企业,无论从经济还是环保的角度,也都是较合理的”。

      而临海的人口密度较低是化工向沿海布局的另外一个原因。一方面,在人口较少的地区,可以进行围海造田,从而尽量少地占用农田。陈振楼认为,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发展必须要有新的空间,“必须往海上发展”。

     另一方面,大的化工厂往海岸线方向迁,也能够避免对人口极端稠密的城市中心地带的污染。

      长期研究中国污染布局的NGO——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由于民众环境意识的逐渐增强,化工企业带来的水污染、空气污染导致了“民众的愤怒”,因此化工产业园区也开始向人口稀少的海边集中。

      陈振楼说,当年金山石化的临海选址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就是排污方便。这一点亦得到了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的认同,海水的自净能力强于河流湖泊,污水入海后,能够为海洋的环境所容纳。

      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王金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海陆统筹是海洋功能区的重要原则,《海洋功能规划》在编制过程中与沿海区域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及有关规划进行了充分衔接。

      王金辉指出,这种衔接往往根据陆地空间与海洋空间的关联性,以及海洋系统的相对独立性,统筹协调陆地与海洋的开发利用和保护。

      但在马军看来,就杭州湾而言,其临海工业布局已经远远地超过环境容量。根据《中国近岸海域环境质量公报2010》,杭州湾水域超过90%的海水为劣四类,水质极差。

    “如果要让这样的工业布局不会加剧近海的污染,要在环保法规比较完善、法规得到合理执行、工业项目经过环保论证的前提下。”叶瑛在谈及如何规避临海化工企业所带来的海洋环境风险时,加上了多个限定词。

    “尽管近年来,对环保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但是仍然有一些企业与环保监管部门‘捉迷藏’。”叶瑛说。

    “这也是作为海洋管理部门需要协调的问题。”王金辉说,目前,环保、海洋两个部门也在尝试“海陆联动”的机制,加强陆源入海物质的管理。

    “化工产业的沿海布局考虑到了受影响的人口减少,但是海水中受到直接影响的鱼虾并不会说话。”马军说,“对环境的影响一时半会不能凸显,而一旦显现出来,将会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海洋是蓝色的天堂,不是排污的地方。”

西宁智能视频服务器

长春电力角钢

昆明稻草粉碎混合拌料机

广东栈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