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府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宋徽宗的1111年生了两个儿子【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01:28 阅读: 来源:府绸厂家

宋徽宗像。

宋徽宗赵佶《瑞鹤图》(局部),画中鹤与真鹤对比相似性高。

画中的“瘦金体”用法瘦劲,舒展遒丽,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和韵味。

明天,11月11日,商家促销,千人相亲,单身狗自嘲,名曰“光棍节”。

此节从何而起已不可考,只因这四个“1”,像极了赤条条一人的光棍。因此有人好奇揣测,这节日会不会源于那拥有8个“1”的1111年11月11日,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1111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宋江38岁,还是正经八百的“公务员”;岳飞8岁,还在汤阴玩泥巴学射箭;宋徽宗赵佶30岁,而立之年,作诗写字画画,生了两个儿子……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个拥有8个“1”的一年有任何“光棍”的特征。恰恰相反的是,当时最有权势的人宋徽宗赵佶,一反历代先祖生育力不强的弱点,接连生子。而且他在位的25年里生了65个孩子,是子女最多的帝王之一。后来,在他被俘期间,有人统计,他还生了十多个孩子。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 赵颖慧

1111年,中国传统史家眼中玩物丧志的败家皇帝宋徽宗,还在优哉游哉地享受着帝王的生活。他做了个梦,写了六十首道乐,开始编纂一本医书,发行了几千万贯钱币,还时不时送一些自己的书法和画作给臣子……

这位诗书画一流的皇帝或许没想到,8年后会有方腊起义,16年后自己会屈辱被俘而灭国,造就“靖康之耻”,24年后会客死五国城。元朝宰相脱脱写罢《宋史?本纪?徽宗赵佶》后掷笔而叹:“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系教授伊沛霞努力“透过徽宗的眼睛去观察他的统治”,“把他看作一个人,一个有着喜好与厌恶、天赋与兴趣、盲区与弱点的人”,写下了《宋徽宗》一书。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写本书的初衷并非是为了给徽宗翻案。但我确实觉得他的一生极具故事性――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命运转折,而他对艺术的兴趣让故事变得更加有趣。我越是站在他的视角看问题,就越觉得对于他的历史评价过于严苛了。他花了很多力气试图扮演好分配给他的皇帝角色,对于那些他无力控制的事情,他确实也没必要去过多地为之负责。当然,他有他的缺点,但是历史上多数重要人物也一样。”

送公主读书,为爱妃写诗

1111年,宋徽宗赵佶30岁,而立之年,生了两个儿子。

这个诗书画一流的皇帝,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觉得“每个人都应当有机会来一睹他的御笔”,而远胜于先祖的生育能力更增强了他的自信。

因为,在他之前,很多宋朝皇帝都要想尽办法才能确保得到一个继承人,其他宋朝皇帝最多也才26个,比如他的哥哥哲宗,就是因为没有活下来的皇子,所以皇位这个“大馅饼”落到了徽宗的头上。

很明显,徽宗没有这样的烦恼。到1111年,这个四个“1”的年份,他已经生了37个孩子,存活27个,完全没有“光棍”的烦恼。当时的他可能还不知道,在未来的14年里,他还会生28个孩子。生了这么多皇子和公主,他对自己很满意,对上天很感恩,“说自己有这么多皇子是受上天保佑”。

其实他更应该感谢的是他自己和后宫众多嫔妃们,他绝不是一个践行一夫一妻制的人,他可以使几位嫔妃差不多同时怀孕。他在位期间的大部分年头都不止有一位嫔妃为他生下孩子。在他26岁那年,他生了6个孩子。

这一年,他最大的两个皇子赵恒和赵楷也十一岁和十二岁了,到了“宫外求学”的年纪,他们开始在资善堂读书。跟天下所有普通父母一样,他也有偏爱的儿子,也会操心孩子的“学业”。他很喜欢二儿子赵楷,因为他的大字(书法)结构非常好,进步也很快。这位开明的父亲还让公主接受教育,由宫廷为她们花钱聘请老师。可是皇族也有“财务危机”,女真入侵后,宫廷开始努力缩减费用,官员认为只给皇子请老师就好了,抱怨不应该为嫔妃和公主支付老师的费用。

许多人传言宋徽宗“风流误国”,却不知爱妃刘明达去世后三四年,徽宗依然非常难过,不仅写了很多诗词纪念,还追封她为皇后,这是一种极为少见的做法。其中有一首悼亡词写得十分感人:“无言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行行指月行行说。愿月常圆,休要暂时缺。今年华市灯罗列,好灯争奈人心别。人前不敢分明说。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伊沛霞还发现:“徽宗和几乎所有宋朝皇帝在与大臣打交道时,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彬彬有礼、宽宏大量。”“他能宽容地对待别人的过失,还很喜欢向交往的人赠送礼物……还会做出一些小小的姿态,对周围的人表达尊重和感谢,例如亲自为他们备茶,或是问候他们的家人。他在服侍的宦官和宫女中发现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人……”

或许,如果他不是“皇帝”,他可以做一辈子品诗作画平易近人的“端王”。“即使当他受到命运的沉重打击时,依然以一定程度的优雅和尊严应对苦难,对那些境遇比他悲惨的人表示同情,并尽量避免将罪责归咎于他人。即使他有时表现出痛苦和消沉,那也是人之常情。”

一场梦、一颗彗星引发的“连锁反应”

可偏偏,命运却将“皇位”这个金蛋砸向了他,却不知是福是祸。

性格和偏好被强大的皇权放大,深深影响了他的国家。

1111年,赵佶已经当了11年皇帝。

“皇帝”这个职业,赵佶应该已经做得得心应手了,不像19岁刚登基那年那般稚嫩。但作为一名艺术家,他是一个感性的人,是一个“有信仰”的皇帝。

这年年初,赵佶大病初愈,做了个梦。在梦境中,徽宗还未登上皇帝宝座,有一座道教宫观召唤他。到了宫观,两个道士作为“傧相”迎接他至一坛上,对他说,“汝以宿命,当兴吾教。”他再拜,“受命而还”。

徽宗醒后将梦境记录下来,派人送给远在杭州的密友蔡京看。原本就对道教十分感兴趣的宋徽宗,“这场梦境让徽宗有信心更全面地将道教引入国家礼制。”伊沛霞说。

他给祠庙里的主要“神灵”封赐,包括山神、水神、神龙以及曾经是平凡男女的民间神仙。比如,“白彪山神后魏贺虏将军祠,在汾州西河县。徽宗崇宁五年六月赐庙额‘永泽’。”

他每隔几天就批准一个新的册封,《宋会要辑稿》中记录了徽宗在位期间授予的764个庙额以及对神灵的册封。徽宗为什么要批准这么多庙额和爵号?伊沛霞认为,“原因之一便是徽宗屡次下诏要求人们找出全国所有灵验和有功德的神灵”。

他刚登基的第二年,就颁布诏令找出灵验和有功德的神灵。各地上报的神灵还要被“考察”,考察他们是否应验了百姓的祈祷,是否做了有功德的事情。

而且神灵也有“等级考核”。1111年7月27日,他又颁布了一项法令,要求编制一份涵括全国神祠资料的《图志》。负责纂修《图志》的礼官还要将神祠划分为三类:“将已赐额并曾封号者作一等;功烈显著,见无封额者作一等;民俗所建,别无功德及物在,法所谓淫祠者作一等。”

伊沛霞说:“在徽宗时期,宋朝政府对民间宗教的标准化和日常化管理达到鼎盛,封赐的庙额和受册封的祠庙神灵比任何时候都多。”

徽宗自己也特别信天象。权臣蔡京或许根本没想到,一颗八竿子打不着的彗星居然左右了他的仕途。徽宗特别信任自己的宰相蔡京,这让很多人不满,纷纷弹劾他“独霸接近皇帝的机会并谋取私利”。对于这样的弹劾,徽宗大多置之不理。直到与蔡京同为宰臣的赵挺之共向皇帝呈递了八九份奏疏,不愿意跟蔡京一起“上班儿”,还以“生病”为由“翘班”,宅在家里,最后终于被获准告老还乡。1106年正月,正当他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乡,西方天空中出现了一颗尾巴很长的彗星。这个异常天相震惊了徽宗,他认为这是上天对政府及近期活动不满意的警示。

他亲自书写诏令,召赵挺之回宫。见到赵挺之时,徽宗说:“蔡京所为,皆如卿言。”赵挺之随后上疏抨击蔡京的所有举措,徽宗迅速地全部取消了这些政策。在蔡京被罢免数月后,徽宗又觉得自己对彗星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半年后,徽宗恢复了数月前废止的一些措施,一年后,蔡京又回到了政府中枢。

喜画鹦鹉、鹤、猫、猴,喜给官员赏赐书法

宋徽宗这位天蝎座皇帝,被多人质疑没有“君天下”的才能。但除了“为君”,他的确是“诸事皆能”。作诗、书法绘画甚至编医典,即使不当皇帝,他也有十足把握可以“名留青史”。

1111年,他就干了好几件事,他写了六十首词,还请了两位主管道士的道官来看。他还亲自为这些词挑选了音乐。一直到现代,道教仪式中仍然在使用这些道词。

他还亲自参与编纂了一部有影响力的医学著作《政和圣济总录》。这部医典耗时11年,全书定本共有两百多卷,记载了两万多个药方,同时还包含饮食、运动、针灸、艾炙、符咒和护符等疗法的信息。在徽宗所写的序言中,他说“亦诏天下以方术来上”,并将他们的处方都编辑在附录中。

伊沛霞说,徽宗如此会“生”,“可能会将自己在这方面的成功归因于他的医学知识和道教修行”。

精通诗书画中两种技艺的人并不少见,但一个人能精通这三种艺术,还是颇不寻常。如果可以时光穿梭,同样的亡国君李煜或可成为他的“莫逆”。伊沛霞说,“他(李煜)似乎成了徽宗的榜样”。

李煜创作出一种被称为“金错刀”的独特颤笔书法风格,徽宗在他21岁时创造了一种非常独特的楷书字体,被称为“瘦金体”,这些汉字以整齐和瘦长的线条构成,用法瘦劲,舒展遒丽,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力量和韵味。

“徽宗趋向于有序、精致和有控制的极致风格,他将需要深厚书法功力的独特风格发挥到极致,将自己表现为一个能够欣赏雅致与优美、同时又精通技法的有涵养的人。”伊沛霞说。

他还喜欢画画,画了很多关于小狗、小猫、猴子、鹦鹉、喜鹊、白鹭、鸽子、鸭、麻雀、兔和马的作品,足见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他还是一个观察细致入微的人。在《金英秋禽图》中,连喜鹊腹部的白色羽毛覆盖在黑色羽毛上的细节,喙上的缺口都清晰可见。在《竹禽图》,画中鸟的色彩很浅,竹叶是一种明亮的淡绿色,从叶尖还能看到少许冬天的痕迹,但已经开始吐出新芽。鸟的胸部羽毛以工笔画法细致描出,以漆点睛。

徽宗很欣赏那些能够捕捉到鸟类的灵动神态、同时又能准确画出细节的艺术家,例如在画鹤时,能够准确描绘出所有细节,“顶之浅深,氅之淡,喙之长短,胫之细大,膝之高下”。

写得好,画得好,他还喜欢拿着到处给人看。他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有机会一睹他的御笔。一次,他一次性赏赐书法作品给五十六名官员,其中一个人得到了二十三件作品。身居高位的大臣们都收藏了徽宗大量的书法作品,甚至还专门修建阁楼来存放。

他还为全国各地崇宁寺观中的本命殿写了很多匾额,还开始命人将其御笔所书的瘦金体书法刻在石碑上,立在很多人能看到的地点,有些立于官府,还有一些立于政府设立的官学或寺观内。甚至还命令将他的瘦金体书法用于新铸造的钱币。

但伊沛霞认为这也是他的缺点。“过分自信导致他错估了禁止一些名士在朝廷做官造成的后果。也正是由于过分自信,他认为自己可以忽视其他人对蔡京的敌视,以及后来做出联金的决定。当一些大臣对宋朝是否充分准备好北征提出异议时,尽管徽宗也犹豫过,但后来他仍然拒绝听取那些担忧者的意见,而是站在了梦想家们一边,认为有可能打一场大胜仗。”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 赵颖慧

开心水果连连看最新版

热血修仙h5无限元宝

123彩票平台

相关阅读